之前在生活工場買的小藍花傘
在一次高雄的狂風暴雨中斷肢殘廢
但是我實在是太愛它了
以致於一直沒把它丟掉
等待哪一天也許它可以重生

上上禮拜  我又買了一把小藍點點傘
即使如此  我心裡最鍾愛的仍然是已然等同於身亡的小藍花傘
於是  我把小藍花傘的皮從骨架上剝下來
試圖把它貼在點點傘上
這麼一來  藍花傘重生了  點點傘也因為兩層皮而更能阻擋毒辣的陽光
                                                                                
                                                                               
但是  事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簡單
小藍花的皮沒辦法貼在小藍點點的內側
套在外側又很難看  而且整個蓋掉全新的藍點點了
於是  我又把小藍花的一大片皮肢解成八片小圓角皮
一片片的慢慢貼到藍點點的內側

然而  事實又不是我想的那樣
幾乎沒有任何接著劑能夠黏合兩片防水布  我只能勉強的使用雙面膠
可想而知  不服貼的布片組合起來有多麼醜陋
        

因此我決定再用線把它們和藍點點的骨架縫在一起
讓它們更貼合
                                                                                

最後  你看到一個研究生拋棄了她的文獻她的論文
低頭蹲在寢室地上一片片一針針  對她的傘進行手術

我的內心其實覺得自己很瘋狂
有種即使死了  也要把屍體留在身邊陪伴  而不讓它安葬
就像國外許多人會把死掉的寵物做成標本

內心的掙扎波濤洶湧
手中的動作卻仍然沉穩地繼續
只是嘴裡喃喃唸著:
我一定是瘋了我一定是瘋了我一定是瘋了我一定是瘋了
 
終究  結束了一針  我還是放下傘
不  我沒放棄  只是以後再繼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young 的頭像
oceanyoung

歐勳洋行【Ocean Firm】

ocean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